二十年人生

  在闷热的夏季之初的某个日子里,太阳已经不依不饶的晒着。站在阳台远眺,满眼尽是疲惫之态,就连河边柳树上的知了也没逃过如此命运。而我,和往常一样,重复地生活,身边的话题逃不过游戏,女人,金钱,现实。但这些并不是我喜欢的话题,甚至毫不夸张地说,这几个话题与我毫无关系。我仍旧喜欢聊电影,聊人生。并不是我清新脱俗,抑或故意与别人不同。二十年不是弹指一挥,说过去就过去,似乎这二十年只活了两年。

  

  我已消失在“公众”面前有一段时间了。我并不是名人。我所说的消失,是如果你不找我聊天,那么你永远不会知道这段时间我在做什么,也许某天别人提起我,你会反问那人是谁。我的消失也许与你一点关系也没有,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为什么选择消失。打个比方,你出去买菜,买到了注水的猪肉,开始也许会去闹腾,久了不再去买那家的肉,会记得曾经吃的亏,但一般不会逮人就说。世界可大可小,当选择跳出从前生活圈的同时,避免不了与从前相识的人相遇。开始还会过意不去,会去打听去了解,但久了认识的人多了,会以各种理由去推搪,比如,这人不是很熟,这人最近忙别去打扰,最近自己很忙等等,零零总总的理由一大堆。在最近两年里,这些理由被我用得滚瓜烂熟。我可以毫不含糊地说出:人生教会了我推搪。这也正是我现在用电脑记录下这么一段索然无味的文字的原因,确切点就是我没有知己,无话不说的那一种。

  

  知己,知人知己,而且得是异性。这只是我的一面之词。两年前,我有“知己”,如今,连口头上的“知己”也没了。我思来想去,得出一个结论,遇到一个与你内心吻合的异性的可能性,就像某天买了张彩票中了几百万。更何况找知己并非每天必做的事,如此一天打鱼四天晒网,直到终老一生也不会找到。我喜欢和别人谈心,但几乎没人愿意总是和我谈谈心聊聊理想。长此以往,我越发的孤独。后来爱上了电影,在这样一个五花八门的虚构世界里,我终于找到了依托。这是一个只有接收思维,没有客服的事物。我爱这个世界,但我并不沉迷。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二十年间,我会变成这样的人,照这样推算,我也不会猜到二十年后的我。现在电影是我的知己,也许一辈子只有电影陪着,也许还会有别人。人生因为难以捉摸而变得让人着迷。

  

  讲到现在,也许你要问,你这二十年人生为什么只有活了两年?因为啊,这两年我离开了二次元,来到了世界。当那天我与一个名叫现实的人相遇之后,我就变了。不只是世界改变了我,还是现实改变了我。我假惺惺地与他做伴,心里却还藏着二次元的虚幻。那些认识现实的人告诉我,现实说的都是真的,都是对的。我嘴上说知道,但心里还是不信。我惶恐不安,夜不能寐,因为现实赶走了我的朋友爱人知己。那天我哭着痛骂他,他冷冷地哼了句:“是你自己选择了放弃,是你自己无能。”是的是的是的,我被蒙蔽了,现实太残酷。但我找不到回去的路,只能顺着现实,因为这里都是他的信徒。他们时不时地进行仪式,残害几个二次元来的异教徒。

  

  二十年,两年。迷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