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行人生残酷

一位自称是28岁女性银行家的读者在信中写到:

自6年前毕业以来,我就一直在一家投行的全球市场部工作。近期我有机会可以和男友一起去旅行,但我想知道,如果我仍然想在回来后有可能重新获得这份工作的话,我可以离开这个行业多久呢?6个月?1年?3年?我也很关心,当我回来时,我将是一个已经30多岁、但还没有孩子的女人,这应该不会影响我的就业机会,但我还是很担心。

在离开之前,我应该怎么做才能保持尽可能多的机会呢?

对于这封信,博客epicureandealmaker做了非常尖刻的评论,尽管措辞尖刻,但其所体现的对工作的认识却值得一读,以下是华尔街见闻所做的节选:

对于这封信,我的第一反应是“哦?”。这封信的重点、措辞甚至问题本身都大错特错。先不提这封信中所暗示的与其男友之间的关系,这封信还让我对其就业状态存疑。

一个真正称职的全球市场银行家本应该(1)自我吹嘘–“在一家全球领先的投行的全球市场部建立了一个成功的职业生涯”;其次(2)在发出这封信之前就应该撕了它,因为一个任何一家银行都应该雇佣一个有天赋和才能的银行家,而无论她之前三年做了什么。任何一个在这个行业成功的人都比这么贱卖自己。

言归正传,任何一个在一家大投行或者全球银行的资本市场部工作了6年的人都应该对这个行业有敏锐的感觉。在资本市场或者投行,人们根本无法停止。正如Lucy所说的,事情变化的非常快。市场在变、证券在变、客户关系在变。消失一年,更不要说三年,就没人记得你,更没人关心你要说什么。

多年前,当我还是一个少不更事的新人的时候,一个董事总经理告诉我在投行成功的最佳策略就是保住你的位子。成功会来的,成功也会走的。但如果你没有一个位子,你就没法享受到好运或牛市的果实。当时我年轻而幼稚,认为这个建议市侩而让人沮丧。我认为自己能保住位置并且为公司挣钱当然是因为我真的优秀,因为客户尊敬且信任我,是因为我比别人优秀。然而,这时的我是愚蠢的,而他是对的。

在这个行业,没有人是不可或缺的。没有人。每一个炙手可热的交易员或拿着丰厚薪酬的投行家背后都有20个可以做到同样事情的人等在后面。后面还有100个人愿意只要一半的钱来证明自己也能做到。

我说了无数遍这个道理:在投行或者销售或者交易部门,能证明你的只有最近一次生意或者交易。而这又与你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合适的位置息息相关,在合适的位子比你的魅力、技能或者智商更重要。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合适的交易。

每个人迟早都会明白这个道理。高管们知道的很清楚。因此,当一个银行家自愿离开这个行业时,潜台词就非常清楚了:“我永远不会回来。”

当然,这不是说你就不能这么做(去旅游)。也许你厌倦了工作琐事,也许你度日如年,也许是时候去享受下生活。生活在投行的工作时间、在投行的工作压力之下,并且与一群侵略性极强、神经变态的混蛋一起工作六年直到28岁,听上去足以让任何人想要去沙滩晒日光浴晒一年。这是你的生活。

但不要对你从前的工作抱有任何的希望,认为在你回来的时候,这份工作还会等着你。你的经验已经过时了:没用了。而你的魅力与知识无法让你在HR门口排队的一百个同样热切的求职者中脱颖而出。如果有区别的话,他们可能比你更加饥渴和更加天真(因此可塑性更强)。知识只是筹码。真正让一个投行家成功的是他的驱动力和野心。你在环游世界后,还有这些特质吗?

如果还有的话,你可以去投简历。但相信我,你最好准备好说一个很好的故事:为何你要离开,你离开的时候在做什么以及为何你又要回来。我们需要相信如果我们给你这个难得的机会,你要能帮我们赚钱。这就是一场交易:我们的职位,运气好可以赚大钱的机会,来交换你一心一意的来干活。

投行就是个朝三暮四的小三。你不要指望她会对你始终如一。她有太多追求者,每个不能给她100%付出的人就会立刻遭到抛弃。

你自己做选择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