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不下,是那红尘

淡淡的花香,弥漫在空气中。时常有几只蜜蜂在花朵上空盘绕,迟迟不愿意散去。他们不舍的是花香?还是那些花独有的花粉?只知道,他们沉迷于花丛中。
  
  ——题记
  
  十年寒窗苦读,只为那一朝金榜题名。名士,金榜题名后,游山水,踏江南,名篇垂千古。
  
  过客匆匆来往与北方与江南两地,风景之不同,四时之不同。有些过客,只是落鸿一瞥,何枝可依?继续向南,寻找可以依赖的枝桠。在江南那繁花似锦的地方,往往会寻到一些文化的足迹,他们放不下的始终都是那繁华之景,井市之景,山川之景。
  
  与故友告别与江边,日后隔江千里,遥遥相望,不知几时才能相见。寒来暑往,物是人非,今朝有酒今朝醉,也不管明日的愁苦。
  
  一叶扁舟,游于江水之中,两岸春光之景无限好,柳叶摇曳,时有花瓣随风而至,飘落至湖中,别有一番韵味。两岸时有文人墨客诵诗之声传来。诗声,花随风起之声,柳树摇曳之声,好一番江南之景,好一番人间之景。
  
  踏步于江南之乡,观几缕青烟在空中飘荡,听烟雨换换而落之声,亦望身后那模糊的自然之景,自然之景没于江南烟雨之中,天地一瞬,美景一现,大饱眼福。
  
  遥望江南之乡,绿树成荫,酒香漫天,孩童嬉闹之声不绝入耳,此真是红尘一大乐也。
  
  不晓江南才子言,却道旁人莫相泣。文人墨客,儒者雅士,万般倾心于江南之美景。却看窗前细雨,情思微荡,心念她人,赋诗一首,道出娇柔背影,映出心中所思。江南梦,思佳人。油纸伞,心中留。那份不言而喻的情怀,油然而生。
  
  岁岁静待,时时安守,尘世繁华,过眼云烟。朝朝暮暮,游戏于江南,品百味之人生,享繁华之人世。